阅读历史 |

第三十七章强制(h)(1 / 1)

加入书签

他又讥诮:“等我肏进去再骚吧!”

鄙薄语气让冉魅儿脑海闪现久远记忆中的片段,埋心的过往阴霾无预警的挣出浮起,迅速扩增笼罩她。

后头传来细微窸窣声响,来自下意识的恐慌使她不安想抗拒,迫使她急切想回身捉着主导权,但两手才撑上点力就被压制得更紧,不期然地惊呼出声。

那当口,明绍泽本不屑她主动迎臀过来才往前按住,却敌不过传入耳里的淫荡诱惑,这下子反分外难耐地扶着胀到疼痛的孽根,往她的臀缝中捅去。

然而,她身子起了自主防备,还绷得僵,他的硬物就来搓磨,密合的花谷嫩肉仍青涩得很,疼得只能顾着哼唧闪躲。

明绍泽气炸了!无耻勾他,还躲?

这是头回遭遇她如此干涸,不知她的心理变化,便直觉认定是她同别人好过后,对他性致也乏了,那股骄傲男子自尊冒出头,怎么想都意难平!

愤愤停下耸进的动作,“腿张开!“

冉魅儿有一瞬后悔硬要招惹他!自知如今心中有坎必不好承受。

此时再话停,若以他稟性来看,其实轻而易举,可她偏做不到。

硬迫自己配合他的指令,一边压抑着心里慌恐,一边沉腰撅高臀部。

颤巍巍的动作,诱得欲深男子看得更口干舌燥。

立即泄愤式地用手掌拍打她的密处,灼热的掌温不带怜悯出力,一下一下刺激她的敏感地,不消片刻,肥谷嫩肉便被啪得红肿。

冉魅儿忍着那处灼烫的刺痛,但身下好似被密密麻麻的小虫子噬咬,无穷无尽的痒意直往小屄内蹿去,屄口也耐不住地一抽一抽翕动起来。

他的指掌感到湿意,这点淫靡直接烧狂了他的热欲,催深了他的节奏。

生理反应强制被挑起,冉魅儿难耐的拧眉,嘤声细喘,但人仍处于无法放松的状态。

倒不妨碍挠得他欲火焚身,憋着火啐了声:“骚货!”

改手去捏紧了她的一瓣臀肉,挺腰向前,圆硕的肉冠辗压上微启的屄口,再要顶进则是完全被阻滞,便耐不住燥动耸腰戳刺。

蛮劲作用在红肿的蚌肉上,冉魅儿吃痛闷哼,反射式一缩臀就被扯回,两瓣臀肉便被他两手左右钳制,随即被那硬烫乱无章法的冲撞。

狠劲每每擦过嫩肉,反覆不得其门进去。

她一次一次抿紧唇,每一下仍弄得她逸出尖哼。

他放弃,顿停,锁在她臀侧的手微松,冉魅儿终于能得歇喘。

这时肌肤感觉到他的掌温挪移,尚未留下温存,臀峰就被他捏紧。

难以置信他会再掰扯臀肉,冉魅儿倒抽口气,臀缝仿佛被无限扒开,小屄将要坦露出来,更觉难堪羞耻,

感受凉飕飕的屄口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两下,而她的臀肉被紧紧拉扯,特别有感屄口的一缩一放,仿佛所有敏锐神经全集结于后头,尤其忽略不了那道滚烫的视线。

小屄收缩的更急了。

明绍泽目光锁定在红艳的那一点小孔,含着晶莹水光翕动,他的男根便不受控制地振奋跳动。

动情下轻嘶出声,手指更陷入她的软肉往外掰,想看得更清楚。

那劲儿使得她的屄口仿佛要裂开似的,自主地抗拒着想收拢,淫水便跟着滴滴吐了出来。

明绍泽哪能忍得了那一张一合的邀请,恍然间哑声道:“你的骚屄还真馋,吐水了!”

这回挺腰,还相准了堵上。

他的欲望顶端立即被紧紧吮吸,爽得头壳也跟着一阵麻。

太紧了!

在意识到此,他绷得腿肌鼓起,不得不顶在她的泉眼上戳按。

才多了些许水液润滑,便不管不顾往里处破开。

这时冉魅儿心里还不得放松,就被粗糙硬刮过不够潮湿的内壁,擦出刺痛,身子出于本能的更绷紧,窒压着他进退不得。

欲求难抒,男子猩红眼,理智全然失控。

--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